鷓衣

像颗糖一样地融化

/
她尤其喜欢在每一场性事过后趴在他身侧缠着他讲他与他前女友们的相处细节,包括他递水杯时杯子把手的朝向,他搂住她们肩膀时手心的触感,接吻时是先亲颈窝还是嘴角...

一开始他应答几句,渐渐被她问得不耐烦,一律冷声说“忘了”

忘了忘了。

她在不久的将来也会成为他忘掉的一部分。

她的一只手臂还搭在他赤裸的胸脯上,带一点薄汗后的黏腻,逐渐下滑抚向腰侧——他后腰右侧有一颗凸起的小痣。

她等他把呼吸喘匀,身体与他相贴,一丝缝隙也没有。这个男人不爱她,当然她也不会爱上一个不爱自己的人。她只是他心血来潮伸手摘下的一片云,等她被他揉干了水分,变成棉花的时候,也就该她离场了。

他的唇角还残留着被她咬出的...

你我在冰地上不停地画圆,画圆。
找不到所谓的终止,在晨曦的巾帕表面,在黄昏的咽喉深处。
没有正午的阳光可以找到我,我已成了你烟蒂上的缭绕,成了酒瓶里的泡沫。
你坐在烧烤摊上,眼里赤裸裸地印着这个城市。
我是你身后虚弱的影子。

我穿过腐朽的沉木,睡在森林里最高的一片叶子上,梦里数鲨鱼的牙齿。
欲望像铺晒在院子里的干草,把它们往空中抛去,在飘扬的灰尘里撒泼。
我耗尽了所有的纵情,如再也挥不动翅膀的野鹤,收起脚爪,盘曲脖颈,化为石塑,在流动的时间里定格。

我是你手中镀银的空杯,在宣读婚誓的时刻,依旧干涸。
尽管我们在尘世里乱缠,却缠不出结果,像一首无头无尾的循环。
我什么也不想得到,不惋惜失去,那就渡河去吧。...

我是她深藏袖中的淬了毒的短匕。
她常坐在茶铺一角,双眉似收拢的雀翅,沾着春露般服帖,右手拇指却以指腹反复摩挲缠着粗麻的匕柄。
以前她坐在这儿是为了等一个人,一个三年前把我送给她的人。
现在她不等了,听说他死在了江湖上。
她不知道江湖在哪里,她走得最远的地方只有一条河。

女子眉上的水被蒸干了,面颊不见红润,只剩下无法抚平的消瘦。
一只指骨分明的手将我从袖中抽出,泛着银光的刀刃上毫无保留地映出一张苍白的脸。
我认出了眼前这条河。
她要在这里结束,不如说她妄想有一次重来,即使明知重来也是徒然。
蓦地,我感到浑身被温暖包裹,一寸一寸尝到血肉的味道。

终是解了三年的渴。

真好看

my的小蚂蚁:

2018 1月1日 杭州手帐集市

被邀请参加1.1杭州手帐集市的特邀嘉宾。

集市信息以及购票信息请关注@BJ北京手帐集市

难得一次去杭州也打算在周边玩玩(生病还没康复的我hhh)

P1:摊位信息

P2-P8:集市会出售的周边们(老的和新的宣传)

P9:签绘要求及套装系列

欢迎各位来找我玩哦——


雪代薰:

kyrja:

一个关于笔刷调节参数的教程,希望能给用数位板写字的小伙伴们带来一些帮助❤

雪代薰:

星空相关小过程。没啥技术含量,就是笔刷刷出来的~~

弱凉本是酒中仙:

#七夕
#朝华x弱凉/五七
# @一杯绿茶 ,宣誓主权。这是我家的白毛,我的。
#七夕快乐,别忘了吃消炎药,没胃口也要认真吃饭,衣服裹厚点,爱你,笨蛋。

张慢慢的流水账:

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
(石塑粘土+丙烯)

提香:

LOFTER手帐文具发展办公室:

“色如春晓之花,鬓若刀裁,眉如墨画,脸似桃瓣,晴若秋波...”

——《脂砚斋评石头记(全集)》曹雪芹 脂砚斋评


“他们倒亦并非羡慕或起浪漫想头,却因世上何处有富贵荣华,只好比平畴远畈有桃林...”

——《胡兰成自传:今生今世》胡兰成


“屈指可数的几种基本粒子,不断地在存在和不存在之间振动、起伏,充斥在似乎一无所有的空间中。它们就像宇宙字母表里的字母,以无穷无尽的组合,讲述星系、繁星、阳光、山川、森林、田地,以及节日里孩子脸上的笑容和星光璀璨的夜空的漫长历史”

——《七堂极简物理...

© 鷓衣 | Powered by LOFTER